ru happy

You,Dragon |西幻原创小说·第一章(试阅)

主要角色:Julian Peloquin/朱利安佩罗钦,Ryeka/瑞卡

人物简介:朱利安佩罗钦本是一个人,童年经历的创伤使他分裂出了两个人格——朱利安和佩罗钦。他是纯血人类。

瑞卡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水行龙族,有着他自己也不清楚的混血。邪恶法师研究而制造的产物。





以下正文



1.

 

朱利安 佩罗钦是个人类。

 

大部分出生于王城的贵族子弟会在成年后继承父母的一部分资产独立门户,朱利安没有等到那一天就被驱逐出了王城。理由简单来源可靠,当然是来自他本人的叙述:“我的父母在我七岁那年离开前往探看某位亲戚,但他们再也没回来过。我那时还是个小孩子,”他抬起蓝眼睛看了一眼面前几位攥紧了手帕的姑娘,眼神中流露出一些迷茫的情绪。“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抛下我,我总知道他们是爱我的。”他微笑起来,酒窝醉倒了面前的少女们。即使是个瘦猴子也不影响一张娃娃脸发挥他行骗的效力。“我知道也许是因为我的魔法天赋使家族蒙羞,”他朝其中一位看上去衣料最为不错的少女摊开手掌。“我很高兴能为你们服务,姑娘们。只要一枚银币,相信我,我的计算是最为准确的——你们会在对的时候遇上你们的真命天子。”

 

他收好了两枚银币以及一些零散的铜币,马上赶在日暮时分出了城。如果让这些女孩子的父母知道了(其实这些女孩并不会和家人讲如此‘不知廉耻’的猜想,照风俗来说女孩是不被允许知道除了自己出嫁对象外其他男人的任何事情。),被抓包的话那些愤怒的被骗钱的老东西们一定会剥了他的皮。

 

他升起火堆。秋意到了末尾,凛冬将至,他在今年冬天之前没能攒够租住最便宜的茅草屋的钱,而他又太瘦弱,无法砍伐来为自己建造。在自己动手的房子竣工之前或许他就因为没有钱吃饭饿死在林子里。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来在十二年前模糊的贵族生活的记忆。失去联系的贵族的财产理所应当的被众所瓜分,佩罗钦被理所应当的开除贵族籍。他的父母曾是高级医师,他大概也有些小技巧,关于如何识别基础药草和疾病治疗,因此他能在最困难的时候活到了现在。

 

就在前几天,药铺的人提点了他几句:有捕龙队在最近会到这片地方。佩罗钦当时就意会了对方的暗指。常有一些私人雇佣的捕龙队没有医师,或者因为医师(常常是普通人)拖后腿,将其抛弃以寻求在龙口下逃生的机会。佩罗钦已经错过了最好的离开小镇的机会,事实上他是故意留下,在这群人抵达之前顺利地传出了名声——一个没有家人没有背景的小医师,懂得药材和治疗,或许还会因为奇遇拥有一些带有魔力的物品或保命手法。他实在是需要猎龙队为他分来一笔财富,他已经过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佩罗钦感到厌倦,不论提特利究竟是用如何天真的想法面对这个世界或者求生欲有多强,佩罗钦都生出了自杀的念头。而且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已有一年多了。

 

佩罗钦现在的想法不过就是假装猎物,等着那群猎龙人上钩。

 

 

 

 

2.

 

长途跋涉中,瑞卡得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体验。他开始学着去观赏沿途的景色,有时沿海岸行走,有时在半深海域潜行。唯一不那么完美的或许是他化为人身的时候总是光裸,而口中衔着金币在海中让他呼吸不畅,致使他失去了同人类交易的媒介。所以如果第二天他选择在路上行走——潜入渔夫的院子偷上几件衣服是必要的。他不喜欢这样做。并不是因为道德,可以说是“年幼的”瑞卡没有所谓的到的概念,而他脑海中所有存在的是非也是一团模糊。他只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想要真正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或许龙族的占有欲与对财产的渴望逐渐使得瑞卡觉醒了。

 

行走在泥泞的路上,他脚底裹上了粗布;并不是为了防止足部受伤,而是因为脚底的鳞片在地上摩擦会生长逆鳞,使他难受。彼时瑞卡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鞋子”。在海底沉寂于囚禁数年,知识的储备同阅历的不足使得瑞卡生出了强烈的想要去见识外面世界的想法。

 

过了几年后他逐渐进入身体上的成熟阶段了。面容不再幼稚,但是也得到“杀手”的称号。在隐匿身型以及陆上水下都可迅速移动的能力上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做个杀手,在此同时他积累了宝藏。虽然瑞卡仍旧过着时不时要去渔村家偷几件衣服的生活,现在东海岸已经没有人类或者精灵敢对此发生了。在他们眼中瑞卡也充当着某种保护者的角色:一些渔村夜晚被瑞卡撞破的小偷都被极其残忍的抹脖子的方式杀掉。在此补充的是,并不是瑞卡想做个义警,而是那些小偷对他主动发出攻击。除非是任务所需,瑞卡不会主动杀人。他知道该如何规避不必要的注意。

 

冬季快要到来的现在,瑞卡想试试冬眠的滋味。水行龙族并没有冬眠习性,更何况身为半龙人以及其他一些种族混血的瑞卡。但是,在滑翔过一段后发现了一处适合寒冬的洞穴,瑞卡生出了筑巢的欲望——即是他的宝藏并不在此处,瑞卡依旧在可能要面临龙族第一次成熟期的情况下找到伴侣共度此冬并且准备接下来的事宜了。瑞卡现在才十五岁,被研究者催熟以及不同种族血统的影响,龙族本应在七十岁以后展现的成熟期在瑞卡十五岁就初露端倪。他开始睡得不好,总是做各种梦;脾气异常暴躁,需要在休息前咀嚼各种安神的草药才能在清醒时不那么疲惫。

 

在进入镇子前瑞卡的焦虑不安达到了顶点。他十分恐惧自己死于早衰:龙族常见的“病症”,无伴侣的龙常常在精神崩溃和身体崩溃中死亡。虽然对于生存瑞卡没有过多想法,但是死在毫不清醒的癫狂状态对瑞卡来说简直是噩梦。不论怎样,瑞卡想要大量购买草药为先,度过这个凛冬。

 

在事后许多年后,瑞卡也仍旧对这一天充满了感激。他有些厌恶这里刺眼的阳光就把全身都遮的严严实实,只不影响视线。药店不愿意给他出售如此大剂量的和精神有关的药物,但又挨不住瑞卡身上的危险气息,只好推荐给了他朱利安佩罗钦。安神类的草药往往长相不一,需要专业的药师进行采摘。此处的山岭颇多,如果幸运的话,瑞卡需求的剂量是可以找到的。

 

 

3.

 

此时朱利安正在山脚下的一处草棚里打盹。他最近有种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的心悸以及恐慌,或者说奇特的期待。他把这些归结于佩罗钦要带着他一同踏上猎龙之旅。他想着昨天捕猎到的那只果子狸,剥皮下来或许可以硝成帽子戴。虽然肉不好吃,好歹是可以饱腹。他从地上的草垛爬起来,准备稍稍清醒一下就去煮饭,但在门口遇到了瑞卡。

 

他一向知道自己的外表长的有些太出色,瑞卡初见他的时候愣了足足有好几秒的机会。朱利安又害怕又有些害羞,直接躲了起来。佩罗钦带着敌视的目光看着瑞卡,等着对方先开口解释来意。

 

瑞卡的人类通用语是学过的,但口音仍然奇怪,虽然不影响正常对话。他此时却磕磕巴巴地讲不出所以然。

 

佩罗钦的头发像是耀眼的金子在太阳下面硬生生钻进了瑞卡的眼睛,还有那双温柔透明的蓝眼睛,盈盈着一点或许是因为刚醒来眼睛不适挤出来的水光,这样地看着瑞卡,鞭抽着瑞卡的脑子,教他想要立刻变成龙形禁锢着对方回到巢穴。但佩罗钦闻上去没有任何关于交配的欲望,这让瑞卡十分挫败,也让瑞卡保留了理智。瑞卡难受极了,他情愿立刻离开这里;这种被直接拒绝的感受教他难以呼吸。但是他却迈不动脚步。

 

佩罗钦奇怪地看了他几眼,心中警铃大作,直接回房间里关上了门,在窗缝小心窥探。他攥紧了煮饭的汤勺,以便在必要的时候用力敲在门外那个怪人的头上求取生路。幸运的是门外那个人很快就离开了,脚步不是很自然,让佩罗钦疑虑着对方是否属于非人种族。

 

TBC.




头一次发表自己的小说,啊。不用写“ooc“的感觉真爽。毕竟这是我的角色。其中佩罗钦是我的原创人物,瑞卡是我的爱人的原创人物,谢谢大家阅览。如若喜欢请点推荐和喜欢!

评论(7)
热度(4)

© 酸辣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