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happy

油炸玫瑰| 愚蠢,愚钝

第一篇ac同人献给官配.

所有人物属于ubug不属于我

罗斯/雅阁,斜线不分前后

关于其中的一些垃圾英文,对不起。



————————————————————

Note:

文章ooc.

年老的雅阁写信,却被穿越时间送到了年轻的罗斯手中。

————————————————————





在罗斯年轻的时候/



“事情对我而言,也不过就这样了。但是现在的我,并不很好,你可以看出来。”罗斯展开信纸,这是信的第一句话。


“我曾迷茫过,厌恶过,甚至可能会有一点憎恨我们都知道的那一夜。我当时并不愿继续思考你为何要吻我;你一直都是个疯子,而我也清楚这一点。”


这不是他愿意在一天疯狂的忙碌中得到的慰藉,完全不是。他希望可以有一杯热乎的大吉岭红茶,旁边摆放的碟子放置糕点,安抚整个下午对待那些驴脑袋发泄怒火的疲惫。他甚至有气笑了的冲动,想要随手撕烂这封信,但他又生出了无限的灵感——从笔迹里他能看出这封信的作者已经拿不稳笔了,细小的墨滴溅在纸上,笔触也有种有轻。这种从只言片语就能看出的迟暮之人有的解脱感与痛苦,让罗斯不禁想要追溯这位老人的生平。或许它不会是最好的一出戏,但是罗斯仍愿意去写些什么,做些什么。


“但是假使当时有多一点的时间,我有机会…去看清那点情愫,我也不会再有机会用如此复杂的感情去想你,回忆你。”


“我希望我还能多活几天。我想去你的剧院遗址看看。也许我的小孙女愿意为我推着轮椅。”


罗斯猛然僵直。关于剧院?他的心血居然会成为一片遗址……


他攥紧了这封信,开始思考有哪些人会对他的舞台造成威胁。最终不得结果。


‘如果她成为遗址,也将是我一个人的造物。’


这种“恶作剧”也许是特别抓住了罗斯的心理,睡前这片刻让他的心情大起大落,他不愿再细想。他需要睡眠。


展平信纸,他看到落款:你亲爱的人。备注着,“谁会流血,而谁又会因此死亡”。


这是他进入梦乡前,脑子里盘旋的最后一句话。






十年后/



罗斯快活地回绝了上个月辞退的那个演员递上来的信件。对方在信里先是诚恳地道歉,抱歉他没有认真对待喜剧演出,接下来便是长篇大骂罗斯有多么混蛋。很明显这封信并不该交给他处理,而是送给他的管家连同其他寄来的辱骂信一并销毁。但罗斯又看到了这么一个熟悉的信封,和他记忆里还藏着的那个胡桃夹子相似的信封。


这次,信封画着一只鸟儿,黑鸦形状,看上去有些‘灵魂创作’的模样。


他犹豫了,挑开信封的小刀等着他一块儿。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诱惑——好罢!谁能在如此范特西的信件下保持一点清醒。罗斯缓缓展开规矩打扮的几折信纸,面熟的花式潦草字体展现在他面前:




“我瞎了一只眼睛。”




罗斯的心誊然一坠,仿佛从教堂顶被直接推下去。他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他不好受极了。


他有了个想要脱口而出的名字,脑子里还生出了对方应当是只自由野性的小鸟儿的想法。但是模糊的影子总一闪而过,让他无法捕捉,叫他恼怒,叫他发痴。


“如若你在这,想必是要先被杀掉的。毕竟就他而言,你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罗斯恼着,继续读了下去。


“罗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落款:“你的我。”


沉默的窒息感掐住罗斯的脖子,寒意爬上他的脊背。是谁?是谁敢如此对待他的鸟儿——倘若有这么个人,必定是马克斯韦尔罗斯他本人来折断黑鸦的翅膀,他亲手将对方关进金丝制成的舒适牢笼。


他被愤怒与嫉恨控制了。此时他又发现,仅仅是这样一封来自陌生人的信,就能叫他生出这么多的情绪。


而他却只感觉到了新鲜的快乐与幸福。







又是很多年之后/



罗斯已经很累了,每日重复的工作已经压弯了他的腰,即使他不愿故意驼背,很明显这个季节阴湿的伦敦教他苦不堪言。


斯塔瑞克从不知道如何如何体恤下属,虽然罗斯认为他们是合作关系,但对方的态度以及单方面压榨触及了他敏感的神经;于是他理所应当要去掀了对方的底盘。他不在乎什么叫做圣殿骑士。

(Seriously,Roth does not really care about something,especially things like ‘Father of Understanding’. Clearly Starrick does not get any delightful news from his mentor.实际上,罗斯压根不关心什么事。尤其是‘理解之父’这样的玩意。很明显斯塔瑞克并没从他的导师那得到启示。【暗喻斯塔里克的导师是理解之父,并且斯塔里克对于罗斯的行动一无所知的讽刺。】)


他周密的计划着,从泰晤士河的两岸开始再到政府,无数眼睛都在为他服务。直到这天一只黑鸦快活地闯入了他的视线,扑腾着翅膀,却称得上是迅猛的捕猎者。罗斯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久到仅存的那两封念想已经被他翻看地卷起了边,纸泛着黄色而墨迹氧化模糊。他需要一些新鲜的“定情信物”来维系这段“感情”。而现在,他知道了,他需要的是雅各布弗莱。


他有了他的名字。这离他们一同在金丝笼里缠绵的日子还远吗?

评论(8)
热度(51)

© 酸辣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