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happy

dickjay| 空投

The Witcher AU

题文无关

有精神上的jaydick,控制狂Jason

ooc ooc ooc

大概是:活了两百多年不在乎生死的高级吸血鬼格雷森在不知名的情况下被自己对象救了一命。

有bug都是因为我胡写,勿考究。

娱乐。











从去年冬天过后杰森就没再见到过他。


去年的冬季是哥谭少数可贵的暖冬,风不大雪量正常,每家每户都烧着堪萨斯运来的木炭,就连公众医院里死去的孩子也只有两个。城市的发展愈发迅速,砖石的产量日渐增加使得所有人都沉浸在来年春日住上新房子的快乐中。


新泽西地界本就没有猎魔人学院——直到二十年前布鲁斯韦恩,韦恩家长子的突变以及其父母双亡的惨案发生,人们始终在猜测其原因。激进派倒表示说不定是猎魔人崽子杀父弑母,当然是无稽之谈。诚然只有高级吸血鬼有足够的能力带给愚昧的民众更大恐惧。


抛开背景。杰森同布鲁斯韦恩训练,成为了猎魔人助手,然而在同高级吸血鬼一战后陷入假死状态三年,再醒来的时候倒是很感激一切变化不大,只是所有他拥有的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也没了。猎魔人化的不全,他只有脑门前像是被染了的一些白毛,说到这里最好笑的是迪克格雷森。那男人把自己头发染黑了。据说那是他突变前的毛色。


杰森正在门前枯掉的梧桐下面坐着,回忆格雷森给他留下的仅剩不多的印象。一半精灵血统,一半吸血鬼血统的马戏团小子。这棵树老早以前就枯掉了,似乎是十几年前韦恩家族为城市绿化作出的一点贡献。


扔掉嘴里的烟头,靴子碾了几下消掉火星。杰森感觉有些烦躁。这种很久没有见到一个人却不断在想他的滋味实在是微妙,和早上那个太咸的辣热狗搅合在一起让他胃里火辣辣地烧着。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同对方说的那些现在想想蠢过头的话,“这的确是一场竞争”。但他现在觉得,不,这的确不是,你说的对。蝙蝠侠从没对这种事情表态,或许他当时看自己的态度就像看一只喂多了各种饲料的鸡仔,活不活得下去还仍是个问题,既然如此同前辈稍作竞争又有什么错呢。


人就是这样,你闲着,没有工作的时候,坐在那里思考究竟什么才能让你觉得不无聊,什么才能救你一把让你好好地活着。杰森只是一直没停下自己的脑子思考着,那些让他感动的事,让他悲伤的事,那些让他感到羞耻难以启口想到就会绷紧下巴的事。他想到了格雷森呻吟着从猎魔人紧身制服里挣扎出来时像揭开糖果包装一样一截截露出来的紧实的腰,漂亮的胸肌和腹肌,还有转过身背对着他褪下裤子隐约能看到的两个腰窝。那时令他只会感到嫉妒的完美的成年男人的身体现在却让他喉咙干涩,只想找几瓶伏特加灌入口中用辛辣的滋味掩饰他耳根的灼热,掩饰他被勒住的裤裆。他感觉自己应该去找个姑娘好好聊聊,一起喝点小酒谈谈笑笑然后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于是他锁上房门,思考了一会儿到底炉子有没有熄火,打算一路步行到人多的地方。


他很顺利地找到了妓院。门口雄壮的保镖扯着粗哑的嗓子附和老阿姨的声音,喊着“这里有十二个姑娘任您挑选”这样的广告。杰森扯了扯嘴角 ,在老鸨热情的招呼下被迎了进去。这会儿正是农忙的最后一段时间,看不到几个在哥谭镇熟悉的面孔。多得是游唱诗人和一些女巫猎手,搂着在怀里娇笑不停的姑娘高谈阔论他们的旅行。一个红发,胸口恨不得开到肚脐的姑娘迎了上来,眼里还带着被杰森英俊相貌惊艳的娇羞。她挽着杰森的胳膊,饱满的胸脯蹭在青年的大臂上。


但她把杰森领到一间单独的小房间,斟上一小杯酒就退了出去。杰森干巴巴地看着桌前的酒杯,端起来凑到嘴边闻了闻——少许催情药的气息,也许会有助兴的作用,对于猎魔人来说也就那样了。他端起来一饮而尽,拎起旁边的小酒杯又给自己满上。


他在那坐的几乎要不耐烦。不知道还以为他去的是个茶馆而不是妓院。


门外听上去像是有人在争吵些什么关于价钱的事情,一个温柔的男声在循循善诱地劝解一个姑娘,而女声却在纠缠。男人终于听起来不耐烦了,随着一声重响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皮靴踩在木质地板上嘎吱作响,使杰森记起了前几年一些南方部族用天然胶树做出某种硬质鞋底,却比很多其他材质的鞋底都舒服。哥谭镇的武装警署已经在韦恩的投资下给孩子们都换了军靴——当然是孩子们。全是被抓来充军的十几岁少年,成年男子的死亡率与失踪率逐日升高,伴随着的是幼童的逐渐消瘦。家长们怀疑是出了什么灵异事件还请来女巫做法,结果是第二天女巫卷钱连夜跑了。从此这件事便不了了之,所有的都赖在了女巫头上。一个骗钱的女人,一个是魔物:当然可怜的人们选择把这件事怪给女巫。杰森这么走神了会儿,那个在门外徘徊了许久的脚步声终于选择进来。


全身上下裹着黑布的男人进来了——格雷森。这会儿太阳还没落下,晚霞在天际交接的尽头,而这对吸血鬼来说也算是一种美丽的威胁。古早时代,流传下来的传说是有些吸血鬼喜欢凑日落那会儿享受太阳。狗屁。杰森觉得好笑极了。大概被晚霞烤糊也算是中美妙的爱好吧。


格雷森没有扒开裹在脑袋上的东西。这就像一层遮羞布隔开了他和杰森的心事。


蒙面遮掩下的男人动了动嘴唇,张口还没念出杰森的名字便被杰森呵斥闭嘴。


闭嘴。他说。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就在明日正午把你绑在街上的卖肉铺。这么说完他没忍住笑了出来,肩膀抖动着仰头吞下一杯酒。猎魔人的新陈代谢本来就快,现在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硬了。


你不会这么做吧。格雷森的声音听上去仍然清澈有磁性,像是每个吸血鬼应该拥有的,且使他能够有资本使猎物心甘情愿献上血液。没人知道这东西已经活了几百岁,比哥谭最老的猎魔人布鲁斯韦恩还要老。是真的老。


杰森瞥了他一眼,仍然享受那瓶加料的伏特加。已经快要见底了。


他和格雷森就这么僵持着,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耗到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楼下嬉闹的声音和男人粗喘的声音嘈杂在一起。


吸血鬼看了看窗外,开始慢慢地解开裹紧全身的黑布。杰森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在裹身布下面什么也没穿。迪克向他走过来,期间杰森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生殖器官有好几秒钟,直到对方把他拽着领子按倒在地上亲吻,除去他的衣物,纠缠在一起抚慰,这才让他找回神志。


格雷森倒是很聪明。他知道一些少许的助兴物可以让杰森更快投入应该投入的事情而不是纠结于为什么他消失了那么久。


“西边的欧微帕,”他说,在杰森迷茫的眼神中进而解释。“她发了疯,杀了很多孩子 ,直到去年秋天我才意识到她甚至把手伸向了哥谭。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杀掉她。”他眼神饱含爱慕与思念,不停地亲吻着杰森的脸颊与嘴唇。“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声音痛苦,趋于哽咽。“刚开始我过于轻敌,被她险些除去双臂。直到几个月后我才抓住机会逃出得以反击。”


“嘘。”杰森轻抚着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去做什么了。”他勾起嘴角笑着。他迎着迪克的眼神拽下他胸口垂着的蓝宝石捏碎,记忆共享的水晶释放了这一段时间内杰森所有的记忆给迪克。


他看到杰森准备银粉,轻装快马的上路。然后找到欧微帕,用灵刀取得胜利并夺走其心脏,使她不得不被胁迫,假装被迪克杀死。当迪克看到杰森烧熔银粉将吸血鬼的心脏烫得萎缩枯皱时不由得背后一凉;最后欧微帕还是被杰森杀死了,只不过他没料到喜悦了这么久的胜利竟然是自己的爱人给予的。


杰森平静地看着迪克。“你如果要去做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这么问,却没给迪克回答的机会。他这样的表情使迪克怕极了,收紧下颚眉目舒展,却用眼神紧盯着你,这种表情意味着麻烦。料是迪克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惧怕自己的爱人用这等模样面对他。“我希望没有下次。”杰森单方面结束了这场对话。而迪克也知道他们不会再提起来这件事。







Fin.

…不知道写的什么。
喜欢的话点小心心吧?

评论
热度(50)

© 酸辣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