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happy

damijay|abo, 意外了意外了

警告在先:

abo    abo     abo

mpreg   mpreg   mpreg

不喜欢此类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不正经地讲故事,ooc   ooc   ooc


警告三遍了,以下正文阅读愉快











“停,”杰森推开达米安半坐起身,屁股用奇怪的姿势在床单上蹭了一下。达米安看得满头冒火,他都快硬的可以掰断了,杰森居然叫他停下,还把他推开。

 

“怎么了?”达米安收紧下巴抿着嘴,绷紧了理智那根弦。他看着杰森用手揉着小腹,心里想对方也不是每月必来的出血期(或是禁欲周,鉴于杰森的姨妈是七天)。房间内空气里omega的信息素闻起来像是在表达疑惑,杰森揉着肚子从达米安身边轻手轻脚爬下床,然后直接跑进浴室。

 

达米安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感受到了尽在历史上留存的旧时代女人的悲哀——什么叫做年老色衰,什么叫做人老珠黄就拴不住丈夫的心——他摸摸自己的脸。都说男人脸上带着胡茬的时候有种凌乱随性的性感,他观察过杰森是不是喜欢这个,而答案是肯定的。自从成年之后他们的感情逐渐从小打小闹趋于平缓,这种温柔的关系以及相对激烈的性生活都昭示着这段感情将是美好的。但是现在,达米安烦躁地拿起床头那杯水灌了几口,等着自己慢慢软下去。他有哪点不满意的?达米安气结,他想不出来,几分钟之前他们还用嘴唇互相狂揍对方的嘴唇呢。他气得这会儿没心情去再探究ao联结那一头杰森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坐在床上放空了一会儿还是提着裤子跟去浴室了。

 

他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杰森也没有把他关在外头的意思,这让Alpha内心稍微平和了一些。他走近坐在马桶盖子上的杰森,看着杰森像是中了邪似得表情还有攥着一根小棍棍微微发抖的手,终于用上脑子闻到了omega有些绝望味道的信息素。他腾地紧张起来,双手搭在杰森肩上半跪下来快速地检查着杰森是否有什么外伤。杰森瑟缩了一下,也逐渐回过神来,用微妙的态度瞅着达米安。“我怀孕了。”达米安听到这句耳朵边轰的一声,差点重心不稳趴在地上。半晌,他保持着半跪的姿势收回手,嘴巴张了两下没合上,瞪着杰森给他看的那个小棍棍。验孕棒平静地用两道红线,压垮了达米安仅剩的最后一点理智。他低声骂了句:“操。”,然后直接坐倒在冰凉的地砖上,姿势扭曲地消化着这个消息。

 

“你能不能出息点。”杰森叹了口气,手掌在达米安的头顶揉了两把,发现对方抬起头怒视着他才悻悻地收回手。“是哪一次?”达米安从他手里拿过验孕棒,一直瞪着,像是要把那两条红线给吃了。“上上个月在沙发上那次?”杰森的声音老半天才飘过来,“做一半套子滑掉咱没当回事来着。”他们两个开始沉痛地反思起来,做爱不带套子对两人世界的毁灭打击。

 

达米安皱着鼻子盘腿坐在马桶跟前,杰森也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地挤在浴室里思考人生。“就这么一次。”杰森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话,也不知道下一句是不是该夸达米安“您牛逼精子活性强啊”。他知道只要他张嘴,达米安下一句就是“那也不是您有本事给接收怀上的”。

 

达米安站了起来,深呼吸转身头也不回出了浴室。这让杰森突然也有些感受到了刚才达米安的错觉——或许不是错觉——那种人老珠黄了感情凉凉了的错觉。结果没一会儿达米安大步冲了进来,杰森差点被他眼睛里闪着地饿狼一般的光给吓得掉下马桶坐个屁股墩子。达米安冲到杰森面前又是单膝跪下,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

 

“操,”杰森瞪大眼,“你别是——”达米安用更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杰森陶德!”,声音甩在浴室墙壁上又弹回来让他们俩都耳根子生疼。达米安深吸一口气,在用雷霆之势镇住杰森之后声音放轻温柔下来:“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可是他没想到杰森黑着脸讲:“去你妈的”。然后他单方面被杰森殴打了一顿。

 

 

END

 

小彩蛋:

然后达米安在三胞胎儿子的满月宴上又当众求婚了一次,杰森才答应。

 

两个人给小孩换完尿布精疲力尽躺在床上的时候,达米安问杰森为什么不答应他的第一次求婚。杰森回答是:“什么样的人会在马桶跟前求婚?”

 

过会儿达米安侧过身把他搂进怀里,贴着耳朵根讲了句我爱你,得到爱人在睡梦中嘟囔着的回应,笑着也坠入梦乡。





喜欢请给小心心谢谢

评论(5)
热度(229)

© 酸辣i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