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 happy

在城墙上看着外头到处都烧的厉害。也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天策军还在守,守守守,节节败退。

我跟他讲了,精兵持续突袭消弱敌方兵力,我甚至情愿,他都不让。

小乞丐扒着我的腿问,阿爹,我们要南下吗,军中的厨娘大婶这么说的。我说,放屁,就那娘们话多乱讲。天策是会胜的,胜败兵家常事在我们这就是常胜乃兵道。我也不想纠正小乞丐喊我阿爹这个事儿,上次被他看到了,斜睨我一眼搞的半夜梦见被吓醒,慎了好几天。

你自己捡回来的孩子自己养。他这么说道,腕上紧紧缠着绷带。

我知道他总是第一个迎敌,从战事渐入低谷时就开始领兵出战。他的手腕骨已经磨损太严重了,这样的伤会让他跟军里的老兵一样,手抖的夹不住筷子连饭都吃不成,更别说阴雨天气痛得找不见呻吟了。

不是还有你喂我吗。他嘴角淡淡地笑,我脸烫道:小爷老了一定比你手腕还痛!证明是真的比你打仗卖力!
他笑的愈发开怀了,仿佛常年紧锁的眉头与那双黑沉的瞳仁消散了些我不懂的东西。好,到时候我来喂你吃饭。





这顿饭我没吃上。他走了,他回不来,我也找不到他。



















笑爆我。嗯。天策x天策叫策策。很可爱。

评论
热度(2)

© 酸辣io | Powered by LOFTER